一叶飘落

相比最初进门,你收养的流浪动物如今有了什么变化?(一)

“猫坚强”与“人善良”的故事

喵星人日记:

第一篇作者:第一人称猫




泥巴粘连成的毛结里密密麻麻的死跳蚤。


活跳蚤在它眼睛鼻子周围爬来爬去。


浑身冰凉,没有血色,呼吸时身体几乎没有起伏。


热水冲洗它没有反应。吹风机吹它也没有反应。


会吞咽葡萄糖水,吞了大概三毫升。


已经是8月29号凌晨。我用毛巾裹着它,放在床上,让它贴着我温热的胳膊。


它的皮肤凉的像天上落下的雨水。


“ 若是你没撑到天亮去医院,
那么最起码你没死在一片寒冷和黑暗里。”


这是我最低的希望,对一些无可奈何的悲剧的最勉强的自我安慰。






29号早晨。


它在怀里,还活着,没有温度,没有睁眼。


到医院输液。


大夫摸摸它的身子,说它没有外伤,腿没断,


不会有内出血,不然早就失血而死。


它这么虚弱,我问大夫为什么。


大夫说它贫血太厉害,不一定能活下来。


我用浸湿的卫生纸给它擦脸,从它眼角带出眼睛里一块指甲盖大的泥巴。


  


30号继续输液。下了班接回家。


看见它眼睛睁开了一条缝。在寂静的黑暗里躺了近一个星期,大圣的眼前又有了光。温温的身体,单薄的胸口,随着呼吸浅浅的起伏。


它还是个小孩子,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没有享受过的孩子。


我用补血肝精给它补血,用高能罐头给它补充营养。


三毫升罐头是它一天的食量。想吃的时候它会一直看着针管,吃饱了它就拒绝吞咽。大部分时间它都闭着眼睛,在鞋盒里安静的躺着。


  
  


31号。今天感觉好了很多。


我想使劲的看看这个新家。这里有很多我的同类。它们高大,健壮,安安静静的卧着,安安静静的看着我。我最想看的,是喂我食物的这个人类。


以前的妈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,大概也和她差不多的样子。


我喜欢她。我希望她明白我喜欢她。抓一只老鼠送给她我还做不到,


只能在她看我的时候,努力的露出肚皮给她。


-------------大圣


  
  
  
  


9月2号。
大圣右脸颊有个伤口向外流脓,我以为是小伤,撒了点云南白药。


有力气扭动身体了,可是还没有力气抬头,需要我用手托起它的小脑袋。


“爱我,别伤害我”,那双眼对我说。


  
  
9月5号。 


大圣受了很大的痛苦。脸颊上的伤口积满脓水。


在没用麻药的情况下,大夫在它脸上剪开两个口子,用双氧水冲出脓液。
它疼的使劲挣扎,我的心揪着,恨不得替它受了这场罪。
大夫让我每天带它过去冲洗一次,我没有照做。
我信任它作为一只猫的自愈能力。


“愿你这些日子经历的是你今生所有要经历的罪,以后你要什么,找我就好。”


  
  


9月10号。


大圣不会走路,缺乏运动,无法正常排便。


听大夫话,买了开塞露,后来开塞露也不管用。再次返回医院输液。


大夫问我它叫什么。


这么瘦,叫猴子吧,或者叫悟空。


或者就大圣吧。


  
从片子上看大圣前腿的关节处有点问题。 
 大夫说它是脱臼。“好治吗?” 


“好治不好治,它现在的身体条件都没法治。”




一天能吃一个半的罐头,没有拉肚子,尿量正常,精神正常。


大圣不用再去医院。可以一天到晚在我身边。


褪毛梳给大圣梳梳毛,湿巾给它擦擦脸,


看起来白净了不少。





大圣粘我。生活无法自理的它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顾。


上班的时候我带着它,偷偷把它放橱子里。


下班在家,走出它的视线,它就哇哇大叫找我。


扫地的时候我抱它在怀里,做饭的时候我把它放在能看见我的阳台上。


现在大圣长大了,再也不这么粘我,没有我握着它的脚,它也能安心的睡着。我把脚放它旁边,它也不会像以前这样,伸出一只脚攀附我了。


  
  


9月20号。


大圣奋力坐了起来。这是它躺了将近一个月以后第一次尝试四脚着地。我很高兴。它估计比我更高兴。晚上它枕着我的头发,贴着我的脸睡觉。


夜里大圣上厕所,会挣扎着爬到床边摔在地上,


听见咚一声响,起来一看,它在地上扭动着,


尿自己一身。何必这么懂事?真的没有关系。


  
  


10月2号


我能走路了。前几天我也可以走几步,但是还走不了这么好。


今天我可以摇摇晃晃的找家里的小黄打架。我坐着,小黄躺着。


费了半天力气,我给它一爪子;结果小黄伸伸腿,就把我绊倒了。


呵呵。以前小黄用眼神忽视我。现在它需要动一条腿忽视我。


我觉得我进步了。小黄却退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大圣



10月17号
肚皮上被她剪掉的毛长回来了。
我觉得我漂亮很多。
以前我是家里最丑的一个。
以后我有可能是家里最帅的一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大圣





11月6号。
它的右腿不好。
9月份大夫说它太瘦,麻药,失血,这两样它都经受不起,无法手术治疗它的腿。
让我回去好好养着它。
现在再去医院,
大夫说。。怎么早点没过来。。现在它看着都挺好了,再手术,它又要受罪,就这样吧。




12月11号。
大圣胖了很多。脖子周围有浓密的围脖。
眉眼周围有我至今尚未抚平的忧伤。也许为了再也听不见。
也许为了再也无法跳很高。过年的时候,外面鞭炮震天动地,他趴在窗台上,看着偶尔升空的烟火。


“叫我如何不忧伤?


“能听到的时候,我听到的每一句话都是对我的咒骂。”


“如今我看着她,”


“多想听见她叫我的名字,”


“听她说,大圣,我爱你。”





12月20日。


马上冬至到了。从夏天到冬天,将近四个月的时间。


我长大了,强壮了不少。今天我又找小黄打架。它已经不能再躺着对付我。


虽然我心里很害怕它的爪子,但我不会临阵退缩也许我以后也还是打不过小黄没关系


输赢对我并不重要


打赢了,她会拿罐头奖励我


打输了,她会拿罐头鼓励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大圣




2015年1月16号
被窝里有点憋闷
我从里面走出来,跳上桌子,用力的时候右腿的关节还是会疼。
可是我想我长大了,既然可以跳就不该在乎疼不疼。
窗台有点凉,眼前那盏台灯,像中午照在身上的那个太阳。
我听不见她叫我什么,但她的手摸着我的时候,我知道她爱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大圣





大圣长大了。






下周我们接着讲大圣的故事~

评论

热度(1163)